打印

[母子] 【年后的母子意外经历】

本主题由 荆棘之恋 于 2020-2-27 17:20 分类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1

【年后的母子意外经历】

  写在开头的话。

  筒子们好,又时隔一年,P汉三又又又回来了。这篇文章起始于去年十二月
份某天晚上,当时喝多了,心血来潮,完成了大部分后受不了睡觉了。但年底比
较忙嘛,就一直耽搁了。趁着现在憋在家里没事干,就又想起了这一工程。于是
又趁着喝了点,继续完成吧。原本故事中的一家三口都是医生,正好赶上非冠,
不能玷污了当前最可敬的人。所以就临时改变了下设定,基本上是全部推翻了重
写的。老规矩,精简下,坑王为了不让大家蹲着等续集,一次性写完,也别再嫌
情节太快。篇幅有限,过多要求,无能为力。

****************************************************************

  今年是个暖冬。往年的北方正月,依然天寒地冻,而今年……恰如老爸的归
期,杳无音信。于是,我妈说,今年的暖气费白交了。我确定,我妈是在幽怨老
爸,因为我知道,她账户上并不缺钱。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奇妙。初学生物时,我了解到了克隆技术,所以励志要学
好知识,要用克隆技术让人类拥有无限的寿命。后来想通了才发觉这纯粹是扯淡。
科技能复制肉体,却没法复制思想,要不然,现在满大街都是霍金与爱因斯坦。
也正因为当初的幼稚,偏了科,好在没走上科研这条不归路,毕业后在某合资企
业谋了一份搞技术的工作,也算是和科研打了一个擦边球。

  为啥说科研是条不归路?没法细算,但大致估摸一下,我觉得自己在这世界
上的28年里,见着老爸的天数加起来不到2000天。没错,老爸就是搞科研
的。整天不是窝在实验室,就是北上广来回飞,不停开会。你看,年底了,又有
一个什么大会,又飞走了,在外面待了二十来天,要回来的时候,没想到赶上了
非冠,被封在了外地,年三十都没回来。

  工作三年,我就成老油条了。只要不值班,约三五个好友一聚,多潇洒。别
说我是混日子,工作和生活得分开讨论。说到这,就该说说我妈了,如果说我爸
走的是工作的极端,那我妈就是走的生活的极端。他俩本来是同事,只不过我妈
不求上进,这是我爸的原话,工作都干到了他们院里学科带头人了,突然辞职了。
当初他们全院上下都轰动,有传言说我妈带着科研成果要下海创业了,于是好事
者百般上门求问,后来知道是因为全心照顾上高中的我,又引起了更大的轰动。
嗯,我妈就是这么有个性。

  或许,我爸和我妈的之间的间隙,就是因为那时才拉大的。好在我没辜负我
妈的期望和老爸的嘱托,顺风顺水地考了个还不错的学校,又找了个看起来收入
和名声都不错的工作。有时候发呆的时候也会想,如果当初我没有受父亲母亲的
影响,不走技术这条路,是不是会更加精彩?要知道,我当初最爱的是医学。当
然,后来和学医的高中同学说起来,他们都非常鄙视我,都说后悔当初学医了,
一年到头就没有假期这一说。人啊,就是这样,走过的路才是自己的。你把爱因
斯坦复活,可能在这种环境下,他会变成个环卫工,甚至是个精神病,生物学上,
他还是爱因斯坦,但思想上,他绝对不是了。不经意间的决定,不同的环境,造
就了不同的人生。人生本来就稀里糊涂,没条没理,就这么过吧。

  也正如现在的我,两杯酒就上头了,没条没理,活脱脱个精神病。这句话是
我妈说的。我两杯酒上头,你半瓶红酒不也脸红脖子粗的?你们也给评评理,我
长得不赖,收入也不低,但为啥就不能找个如意老婆?条件好的看不上我,条件
一般的吧,我还怕在同事之间丢面子。就是个不急不躁的,黑瞎子掰棒子,最后
一个也剩不下。这也是我妈说的,刚刚说的。

  现在满大街上就没几个人,不能聚会不能瞎逛,我就是想现在找也找不到啊,
还不如在家喝杯酒解闷。

  翻了翻冰箱,还剩一个苹果,乔纳金,倍凉,正好解酒了。好了,我喝多了,
这会儿有点上头了,不啰嗦了,简单说点。

  「然,并非吾不思纳妻之心。海之澜澜,人之芸芸,合意者,何其渺也。上
下求索,却不对路也。欲求……」

  刚从厨房走出,我的古语还未讲完,一只拖鞋就扔了过来,顺手接住,却敢
言不敢怒,只得轻轻放地板上。

  「妈,我忍你好久了。但,今晚你这只拖鞋扔的对。我应该给你说白话文的,
我知道你听不懂……」

  另一只拖鞋也扔了过来。我没敢再接,一般来说,我妈扔两只拖鞋,就证明
事态有点严峻了,于是拖鞋就这么飞到了我腿上。看吧,我妈已是双目圆瞪。

  「好吧,上星期相了一个。」看事不好,咱就先稳住。

  「咋样?」没有了拖鞋,我妈只能把腿盘在沙发上,却对我无视。

  「稍微有点胖,下巴上有个小黑痣。」

  「我是问感情谈的咋样。」

  「有没有搞错啊?妈,仅仅是见了一面,哪来的感情,为儿不是那种滥情之
人好不好?」

  或许我妈也觉得问的有点操之过急,却不好再开口,只得盘起双臂于胸前,
盯着电视机,以示警醒。

  「二楼你邢姨说单位去了个小姑娘,挺老实巴交的,不行让你邢姨介绍下,
你先联系着。」

  没辙了,彻底没辙了。我觉得我就是靶场里靶子中间的那个红点,动不动就
被人瞄几下,不管能不能打中,渗人。

  「这么说吧,妈,你觉得我长得还不差吧?工作也还过得去吧?收入什么的
条件最起码不寒碜人吧?」知道我妈没心思再看电视了,我顺手从餐桌旁拉过一
把椅子,挡在了我妈和电视之间,反坐着把两手放在靠背上对着我妈一本正经的
问。谈判嘛,就得学会引导,把矛盾引向别处。

  「还记得你大姑家旁边的那个叫东方的孩子吗?」我妈也目不斜视。但你回
避我的话题是啥意思?

  「甭管他叫东方还是西方,那就是个二傻子。」啃着苹果,酒意却上来了,
我打了一个嗝。我能不知道二傻子吗?小时候常去大姑家找表哥玩,他就是一个
小跟班。表哥问他妈的内裤是啥样式的,他都能很高兴的给形容出来。

  「你也甭管他是二傻子还是三蹦子,人家别你小一岁,都两个孩子了。」我
妈针尖对锋芒啊,原来如此啊,姜还是老的辣,又把矛头引到我身上了。

  「先别说二傻子的事,我的意思是我各方面条件都还行,也不是我不想找,
但现在是真没找到合适的。难道你为了传宗接代,就不把儿子的感情当回事了?」
得,套路玩不过,咱就开门见山。

  「东方才初中学历,人家有啥条件,你叫人家傻子,人家傻子都能找到老婆,
你就不行?」

  「在我眼里,比我早找到的,除了天才就是傻子。」你说你拿我跟个傻子比,
我能愿意?

  「好啊,合着我让你找对象,成我傻了?」我妈伸手要摸拖鞋,才发现光着
脚。

  「不是我说你傻,但你整天催我找对象算啥事?」我也来火了。

  「你倒不急,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喝的东歪西倒的,算正事?」

  「妈,你不能这么说我朋友,就拿刘建来说,人家虽然现在是老板,我们在
一起也不是酒肉之交啊,当初从南山买那套房子的时候,人家也没少帮忙啊,人
家图我啥?咋就成狐朋狗友了?」

  「你可别提刘建,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开个小装修公司,发了点财,就不知
道天高地厚了。你看看,在外面耀武扬威,沾花惹草。在家里吧,你自己说,你
给他两口子调解了多少回矛盾了?这人啊,是个啥货色,中不中交,平时的作风
就能看出来。你说,你和这样的还好的不得了,你能不被带歪?」

  老妈也来火了。但这得分啥事。平时哥几个谁用不上谁啊?啊?当然,人家
基本用不上我。但正说明这才是哥们啊,真交情啊。南山花园,纯学区房,当初
听说我看中了,在没了预选号的情况下,人家硬是托关系找门路给搞了个单位团
购号。这还不够哥们?

  「你这么说我朋友,就是不行!」整天叨唠个没完,还扯到我朋友身上了。

  我顺手拉开椅子站起来,却没想到用力过猛,椅子咣当一声就翻在了地上。
这可惹祸了,我妈一看我要造反,双目圆睁。我也胆战心惊,不自觉的低下头,
心里盘算着我妈发火,我咋应对,这一次该来软的还是硬的?却在这时听到我妈
竟然哭了。这可难办了,没遇到过啊,没经验啊,我妈没对着我哭过啊……

  「好!我狗管闲事!」正在我危难之时,我妈却止住了哭声,硬生生的挤出
这几个字,然后连拖鞋都没穿,就跑进卧室抱了几件衣服去了洗手间。

  也就在这时,我卧室里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老爸的。老爸问我老妈有没有在
身边,我仔细听了下,好像在洗澡。老爸一听,就神神秘秘的告诉我,别让我妈
知道给我打过电话。然后跟我说惹着老妈了。原来,老爸年前出差前,就嘱咐我
妈别忘了和往年一样,早点给老家的亲戚送点礼品。我妈说自己不愿意去,等过
完年再说。可没想到遇到病毒这事,哪里都去不了了。于是下午老爸就打电话埋
怨了我妈几句,我妈就爆发了,俩人就隔空吵了。所以老爸让我给我妈做做工作,
要言简意赅,迂回出击。反正意思就是他没错,让我妈自己意识到是她错了。最
后我劝了老爸几句,同时立了军令状,保证完成任务。

  挂掉老爸的电话,我才发觉自己今晚果然就是个靶子,老爸不在家,老妈有
火全发我身上了。但老爸安排的任务也忒艰巨了,先不说我该怎么在不暴露老爸
的情况下解释这个问题,就我妈的脾气,想让她主动认错,难。喝了酒,冲动了,
军令状立的仓促了点,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话说,我长得像社区大
妈?为啥调解夫妻矛盾的任务常落在我身上?

  坐在床上想了想策略,悄悄的来到卫生间门口,隔着毛玻璃看了下,我妈应
该洗完了,只看到个人影。

  「滚远一点。」我妈隔着门对我说。

  「那个,妈,别误会,我不是偷看,等会儿洗完出来,我跟你说会儿话。」

  「滚远一点,等着。」

  切。滚就滚,有啥了不起。我来到沙发上,打开手机看看朋友圈里的大佬们
都在家憋着干啥。突然看到手机QQ有很多消息,原来是一个我常潜水的闲聊群
里发的。哎呀,妈啊,咋这么多图片啊?全是熟女啊,袒胸露乳的,咋这么黄啊?
大过年的,这样好吗?不知道哥好这口吗?话说,今晚我咋格外激动?

  正当我看的面红耳赤的时候,我妈出来了,我做贼心虚,马上把手机反过来
放在了沙发上。

  「你鬼鬼祟祟的干啥呢?和谁交流的这么欢啊?」

  「没有啊,我在看朋友圈啊。」

  「吆,刚才我听着谁在那边说保证完成任务啊?这是电话里还交代的不放心,
还要再聊天交代套路吗?」

  完了,原来老妈听到我跟老爸打电话了。怪我,我的卧室和洗手间一墙之隔。
喝酒了,说话声音就格外大。只能对着老妈傻笑一下,总不能跟我妈说刚才在看
小黄图片吧?

  「我可跟你说,如果你今晚敢掺和我和你爸的事,你干脆给我滚出去。」

  「那个,放心,妈,别的事,别的事,别误会。」眼看潜伏失败,老爸暴露,
我还是溜之大吉,自保吧,大不了再找个机会就是了。

  「那好,等我洗完这几件衣服,我倒要看看你有啥大事。」

  说完,老妈就又进了卫生间。我对着老妈后背做了个鬼脸。哎呀,老妈屁股
一点也不比图片里的小啊。

  这女人啊,做事就是啰啰,洗个衣服都这么慢。我又打开了手机,继续看群
里发的精彩内容。厕所门就在沙发的侧后面,我怕我妈又突然蹦出来看到我手机,
所以只能斜着身子对着厕所门,好在我妈这次没有关门,能看到我妈的半个身子,
一举一动也算是尽在眼前,能有所预警。

  我翻几张图片就抬一次眼皮,突然,我靠,我竟然在手机里看到了我妈!连
和现在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我惊呆地拿着手机抬头低头连续对比了好几次,才
发现虚惊一场,只是撞衫了。我妈的屁股比图片里的还要翘,没有这么耷拉。老
规矩,自己看图片。不是就好,不是就好。但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刚才
还在意淫的人突然就跑到现实中来的感觉。



  刚才说到了哪?我妈屁股还要翘是吧?我又对比了下,确实,图片中的是屁
股蛋和大腿连在一块的,我妈不是,我妈的屁股是屁股,大腿是大腿。啥?我说
的是废话?谁的屁股就是大腿?我说兄弟,你这就抬杠了。我的意思是我妈的屁
股划了一个圆弧,到大腿那一块,又快速下滑,所以有个明显的交接点。喝多了,
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自己展开联想不成吗?

  刚才我们说的是什么话题?怎么就突然说到我妈屁股上来了?好,既然说到
了屁股,有现场版的活生活色,谁还再看一动不动的啊?对吧?这么一细看,不
得了啊,不得了。用咱们道上的行话说,我妈够丰腴啊,够熟女啊。你看,那肥
屁股翘的,在洗手台上揉着衣服,还在哆嗦。难怪老爸腰不好,这屁股不得半吨
重啊?难道这就是千金的由来?千金说的是屁股大?你再看那屁股蛋,哎呀,更
不得了啊,不得了。一瓣是一瓣的,虽然是斜着身子,看不到正后面,但就是这
么从侧面看,都能看到另一瓣。

  行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给你们描述了,免得一个个的瞎想。

  「我说,你瞎想啥呢?」我妈可能觉得我半天没动静,伸头看了我一眼。
「你爸回不来,找事,你说你给他操什么心?」

  幸好,老妈没发现我花痴的眼神,以为是我还在想着完成老爸安排的任务。
沉默是金,言多必失。我依然傻笑不说话。等着老妈洗完去阳台晾完衣服坐到了
我身边,我才收回了心,放下手机,夹着腿坐直了身体。

  「看你,坐没个坐相。」我妈这么说着,却自己斜躺在了沙发上。我妈平时
就这么霸气。由于我在旁边坐着,她伸不开腿,就这么蜷着,屁股就更突出了。
哎呀,贵妃出浴加贵妃醉酒啊。

  「说吧,你要跟我说啥事?」我妈看了我一眼,就开始换台。

  「其实也没啥大事,你和我爸到底咋了?」我偷瞄着我妈的屁股问。

  「不是不让你提他了吗?怎么还说?下午差点气死我。」我妈非常鄙夷的又
瞅了我一眼。

  「正因为不知道啥事,这不就问啊。」我嘿嘿笑着。

  「唉,差点气死我啊。」好了,我妈这么一说,我就不用问啥了,以她的脾
气,只要有了开始,肯定又啰嗦起来没完。

  于是,我妈又开始给我描述了一遍事情经过。然后,又扯到了年轻时和老家
那些人的鸡毛蒜皮和陈谷子烂皮。这些内容,我早就都听腻了。无非是和我爸刚
结婚的时候,过年回老家,我那些大妈婶子故意刁难她。我爸好歹上了个大学,
找的媳妇回老家却啥也不会,反正说的话可能挺难听。想想也是,我妈虽然也是
农村出身,但那时候上个大学也是高材生,老家过年那些习俗,不知道也正常。
但老家人在当时却不这这么看。那时候他俩工资不高,住的单位筒子楼,各方面
条件也不好。

  「你说,他还让我给他们送东西。我闲的吗?你大爷二大爷不是借钱就是这
事那事的需要帮忙,就是垒堵墙,也得给你爸打电话问有没有认识卖水泥的。这
些事他光应,但是他有空管吗?还不都是我这事那事的出钱出力啊?但人家说你
好吗?啊?你大爷需要水泥,我托你邢姨的对象给送去,可回来人家咋说?你邢
姨后来跟我说,你二大妈当时守着你邢姨的对象就说了,不就是有几个熊钱啊?
老大家用东西,我们出了,她家盖西屋的时候,咋不给她弄?显摆给家里人看。
你说这是人说的话吗?她借钱借了多少次了啊?这么多年了,她想着还了吗?咱
是咋样都不讨好。」我妈越说越激动,干脆也坐直了身子。唉,我妈的脾气啊,
上来那劲,也是治不了。

  我起来给我妈倒了一杯水,放到她面前。

  「我说,妈,你也别激动,这妯娌之间啊,没有几个关系好的,你过的不好,
人家笑话。你过好了,人家羡慕生嫉妒。我虽然没成家,但也看的多了。你就比
如我那个部门的老大,王哥,每年过年回老家,各种礼品,他两口子俩车,都满
满的。用他的话来说,每年光这些东西,年终奖就等于白发,还得再添上。你知
道王哥一年多少年终奖吗?大五位数。可是每年回来都得愁眉苦脸,为啥?不用
问,肯定是又被哪个亲戚给安排了啥难为的任务。所以啊,有些事啊,大家都这
样,得想开。」

  「我有啥想不开?这么些年了,谁不了解谁?但你爸是啥玩意?啊?他的家
人亲戚,他咋不送?哦,他没空,安排我,我受的气还少吗?既然我去了是受气,
那我去干啥?花钱买罪受?」我妈是真上来劲了,这都快喊出来了。

  「我爸还不是为了名声好一点啊?孬好不说,高工,这要是对老家人啥都不
管,传出去得多难听?」我只好继续劝解。

  「他为了名声好,就得难为我?你知道他下午说的啥吗?说我干啥啥不成,
说我狼心狗肺没有良心。呜呜呜,我为了这个家,工作都不要了,到头来,是狼
心狗肺。呜呜呜。我为了那些瘪三玩意,受委屈就是应该的。呜呜呜」看来老爸
伤的我妈不轻快,要不然也不会给我打那个电话了。

  看到我妈又哭了起来,我就不知道咋说了。再劝,还不知道会扯出啥陈年旧
事了。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妈却一把搂住了我的头,一边哭一边说:「你
也让我省点心啊。呜呜,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你要是再不争气,人家就更看不
起咱了。」

  「唉,妈,你别哭了,也没多大点事。我爸可能也不是有心。」我在老妈胳
膊弯里瓮声瓮气地说。与其说是被老妈搂着,不如说是被老妈用右胳膊夹着,像
个犯人一样。我妈是真霸气。

  「他不是有心?他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都狼心狗肺了,还不有心?啊?」
我妈一边说着,胳膊更用力了。

  「停,停。我说,妈,你要搂就正经一点搂,我脖子都快被你晃断了。」我
只得举手投降。

  刚才老妈可能说到激动处,也是无意识的搂我的,被我这么一说,才发觉我
现在的姿势确实太难受,于是就赶紧松开了我。一松开,我就伸出左手把我妈搂
在我胸膛处,我妈也没多想,继续趴在我胸膛上抽泣。老妈刚洗完澡,身体香香
的,真好闻。

  「你说你老大不小的了,还在这哭,刚才教训我的义正言辞呢?」我调侃我
妈。

  「啥叫老大不小?啊?」我妈从后面啪一巴掌就甩在了我背上。

  「就是说你该看开的得看开。」我有点无辜,这句话什么地方错了?

  「老大不小是老的给小的说,意思是不知道好歹。你也觉得我无理蛮缠吗?
啊?呜呜。」这下好了,弄巧成拙,我妈更伤心了。还有这说法?

  「对不起,对不起,妈,我真不知道是这么个意思。不是故意的。这样吧,
看在你伤心的份上,这次以小辈的照顾老辈的,我坚定支持你。行不行?别哭了。
都快哭抽抽了。我给你按摩一下。」没等老妈开口,我就开始用搭在老妈后背上
的左手给老妈捏肩膀。

  老妈不再说话,但可能确实受委屈了,凭我对老妈的理解,老爸当时说的肯
定更难听,只不过她自尊心强,没跟我全说而已。不知不觉,肩膀上的手就到了
后腰了。我妈的抽泣声更小了。心里正想着要不要继续往下,那屁股真是……手
里的动作就慢了。这时候,老妈又说话了。

  「你要按就好好按,不按就滚一边去,在这糊弄谁呢?」老妈终于不哭了,
但又对我横起来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正下不了决心呢。于是左手推,右手拉,一把就把我
妈给拽到了我身上。这姿势就暧昧了,我妈基本上就趴在了我身上,和我重合了。
我妈也没想到会被拽多来,两腿跪在我身体两侧,上身就抬了起来,接着就要下
去。

  「你也喝酒了,趴着按头晕,你就坐我腿上就行,给你按按后背。」我两手
拽住我妈说。

  「这是一个啥样啊?我还是下来吧。」我妈一边说着,一边看客厅窗帘。

  「咋得劲咋来啊,娘俩怕啥?」我又拽了拽我妈。

  可能是看到客厅窗帘拉着,我妈没说话,但大屁股就又落在了我的腿上了。

  这大屁股,真实在,这姿势就看出翘屁股的好处来了,坐上后,屁股蛋格外
大,都快到我膝盖了。刚看了激情图片,有这么个屁股做安慰,嗯,我只能使劲
夹住腿,防止第三只腿出来得瑟。虽然这是亲妈,但谁让群里的图片都是熟女的?
过过手隐不违纪吧?大保健做过吗?吹拉弹唱,哦,不,揉捏按拍。各种技艺就
用在了我妈后背上了,捏的我妈直躲闪。真享受,娘俩都享受。但没出两分钟,
我妈就下来了。说手法太重,也耽误看电视。

  正在舒服处,这还不好办,于是又让我妈翻过身坐我腿上,我妈可能觉得姿
势确实有点难堪,不愿意了。

  「你说你还扭捏起来了。知道泰式按摩吗?技师在下面,能用膝盖把人给顶
起来,用膝盖按摩。」我看我妈不愿意,就劝慰我妈。意思是比起两个人摞起来,
这个真的没啥。

  「我就说你不学好,还去那种地方?分开腿!」我妈拍打了下我的腿,我明
白了,她不想和我直接接触。于是我分了分腿,我妈就坐在了我前面,只挨着沙
发边,屁股和我的腿没接触。

  「你想哪去了?正规按摩。再说现在哪里还有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啊。」这
次手劲就小了好多,怕我妈再跑。

  「往下一点,对,就是这里,按按。」

  「你这是腰肌劳损。」我非常专业地用中指关节给我妈揉着腰肌,非常专业
地跟我妈说。

  「知道你妈累了吧?唉,可没人领情啊。」

  「不领情能给你按摩?又没有小费。下面一点,这里疼不?」

  「唉呀呀,这里更疼。还跟你妈要小费,要不管教费先交一下?」

  「衣服太厚,用不上力。我伸进去了?」

  「哈哈,手太凉。对,这里。哎呀,太得劲了。」

  「一会儿就热乎了,我给你搓搓,这样?舒服吗?」

  「啊呀,不行,太怵了。」

  「我说,妈,小点声啊,邻居听到了还以为在干什么呢。」我妈就这样,你
说脾气古怪也好,性格豪爽也罢。总之,其实她除了爱要面子,还是挺想的开的。
刚才还在哭,这不这会儿又哈哈笑了。

  「哈哈哈,你要笑死我了。按个摩,还要整出绯闻来了。」

  「好,不怕就好,吃为儿一招。」

  「啊,你轻点啊,腰快断了。」

  在老妈「啊」「呀」的怪叫声中,我的情绪也被点燃了,脑子却更加冲动了。
两腿夹住了我妈的腿,也往前坐了坐,但没敢让勃起的小弟挨着我妈的屁股。我
妈没带胸罩,虽然她平时也不常带。手不知不觉就往下了,想看看有没有穿内裤。

  「这是坐骨神经。」我两手突然下移,端着我妈的屁股,用两个大拇指揉捏
她的屁股后面。确定!没内裤!

  「这里就算了,哎呀,哈哈哈。不行,这也太怵了。」我妈伸出一只手,拉
出了我一只手,然后就要站起来。可是她忘了,我另一只手还在她裤子里面呢。
于是随着她起身,裤子就被我的胳膊给带下来了,整个屁股就露了出来,在我面
前只晃荡。大,白,稍微有点妊娠纹。

  我妈没作声,也没回头,赶紧去拉裤子,但我的手还在里面呢。情急之下,
老妈没有来得及去拉我的另一只手,而是马上反身去按沙发后墙的灯。所以,灯
关了,但是她却失去平衡了,又一屁股坐在了我身上。其实我妈转身的时候,她
的屁股就可以摆脱我的手了,但是情迷之下,我的手却是一直紧贴着她的屁股运
行的。如果慢动作回放的话,就像是我的手推着她去关灯。

  「哎呀,还摸,拿出来。」我妈打掉了我的手。

  「刚才一直在这摸着,咋这会儿就不行了?就因为看到了啊?」

  「啥都是你能看能摸的吗?」

  「我只是在给你做按摩。」

  「现在做完了,回屋睡觉。」

  「好,但是,亲一下。」

  我猛地站起来,扶着我妈胳膊就要去亲我妈。

  「你别在这作怪了哈,快回去。」黑暗中,我妈一边躲闪,一边推我。

  「亲一下回去睡觉啊。」

  「咋越大越不像话了啊。滚开。」我妈没能推脱过我,就被我搂在了怀里。
屁股就被按住了。

  「我给你爸打电话了啊?你喝多了吗?」

  「我摸一下,这就回去。」我一边说着一边往裤子里伸手,我妈两手反过去
拉我的手,上身却和我贴的更紧了。

  「你再不听,再不听,我真给你爸打电话了。」

  「不摸也行,让我亲一下。」嘴上说着不摸,两手却没闲着,一直在我妈的
两手照顾不过来的屁股上揉捏。

  「你喝点酒就疯了吗?再不听,我可真打了。」

  「打吧,打也是开始你让我按的。」

  眼看后面占不到便宜,我突然回撤,按住我妈的头就亲了上去。我妈想转头
已经晚了,两唇想关门,舌头已经进去了。在我妈嘴里转了一圈,就被我妈的舌
头给顶出来了。

  「你还有完没完?」

  「你试试。」我将坚硬的小弟拉了出来,又把我妈拉在了怀里,正好顶在了
我妈小腹上。

 「真疯了。」

 「硬吗?」

  「我要生气了。」

  「为你硬的。」

  「快点滚开,我不跟你开玩笑。」

  「你屁股真大。」

  「你再不滚开,我可要去拿电话了?」

  「来,两腿夹住。」

 「快闪开。」

  「硬吧?这样抽插一会儿」

 「……」

  「刚才你洗完澡我就硬了。」

 「……」

  「咋不说话了?妈?」

 「啥时候?」

  「你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

 「为啥?」

  「因为你屁股好大。」

  「你骗我?还让我说那么多话。」

  「一码归一码。但那时确实硬了。」

 「……」

 「说话啊。」

  「你还要让我说啥,你都这样了。」

 「硬吗?」

  「昨晚你是不是自己弄了?」

  「半夜,你怎么知道?」

  「今早晨我要叫你起床吃饭,推门看见的,就又出来了。」

  「看见啥了?」

 「……」

 「说啊。」

  「你别给我脱裤。」

 「那你说。」

  「看到……地上有卫生纸……嗯……」

 「还有呢?」

  「你没盖被子,露着。」

 「大吗?」

 「……」

 「啊?」

  「大……啊……」

 「湿了吗?」

 「没」

  「我怎么觉得湿了?」

 「当时没。」

  「现在晕吗?」

  「头晕的厉害。」

  「妈,这是有感觉了。」

 「喝多了。」

  「有感觉了。」

  「喝的有点多。嗯……」

  「有感觉吗?」

 「有。」

 「走吧,妈」

 「去哪?」

 「上床。」

 「不去。」

 「沙发上?」

  「不去。啊……」

 「为啥?」

  「你会使坏。」

  「妈,已经这样了,走吧。」

  「哎呀,你别推我,我自己。」

 「哪边?」

  「你房间,别给我脱。」

  「不脱咋弄?」

  「你想弄啥?」

 「操你。」

  「嗯……你弄自己妈?」

  「有啥不行吗?毛真多。」

 「别摸我」

  「都出水了,躺下吧。」

  「你别摸,啊……你要干啥啊?」

  「跟你说了啊」

  「你还要真弄你妈啊?」

  「啥叫弄?我说的是操你。和我爸的时候,你不是挺爱说这字吗?」

  「你能听见?」

  「就隔着一堵墙,偶尔。」

  「这算啥事啊?你还真要操你妈啊?」

  「来躺好,往上,到我枕头上去。」

  「我问你还真要操你妈啊?」

  「来,两腿分开。」

  「我问你呢。」

 「真操。」

  「嗯……可别一下进来。慢一点啊。你要操你妈?」

  「咋这么啰嗦了?」

  「你不回答。」

  「对,我就是要操你,操我妈。」

  「啊,快进来,操我吧。」

  「真湿啊。刚才不是说让我慢一点吗?」

  「别磨了,快操。你要操自己妈,我就愿意。」

  「喜欢乱伦?」

  「嗯……进来啊。」

 「好。」

  我妈两腿成M型分着,两手抱着我的后背,就等我插进去了。算我脑子笨,
原来我妈一直啰嗦,是要让我说出我要操她。我咋感觉我有种被上的意思?莫非
我妈是同好?我妈的小嘴已经一片泥泞了,话不过多,在我妈嗯嗯声中,我一点
一点的插了进去,真暖和,真刺激,还挺紧。插到底后,我妈就抱着我的屁股,
两腿夹着我的腰,把我抱的紧紧的,不让我继续抽插,等她感受完亲儿的大东西
后,我才慢慢在她湿润的小嘴里抽插。

  「妈,刺激吗?」

  「嗯,刺激。嗯……」

 「兴奋吗?」

  「兴奋。你呢?」

 「为啥?」

  「因为亲儿操亲妈。嗷……」

  「啥时候想的我?」

  「早就想,但我怕。」

  「今早晨不是你第一次看我吧?」

  「不是。啊……使劲操我,使劲操妈。」

  「因为什么事情开始想的我?」

  「因为在家没事,交了一个网友,他给我看母子乱伦的小说。」

  「见面了吗?」

  「没有,很远。啊……好舒服。」

  「给她看过裸体吗?」

 「没有。」

  「就这么简单?」

 「嗯?」

  「有我不知道的?」

 「嗯」

 「那就说。」

  「其实我觉得你邢姨跟她儿也不清不楚的。」

  「啥叫不清不楚?说明白啊。」

  「啊……反正眼神啊……嗯……肢体啊,挺亲密。」

 「比如说?」

  「比如说我就看见过他摸她屁股。」

 「怎么摸?」

  「一直摸到屁股沟里。」

  「在哪?你怎么看到的?」

  「啊……我去楼顶晒被子的时候,她娘俩在楼顶。」

  「所以你就更心动了?」

  「嗯,我也就想了,呵呵。」

  「那正好,我要开始操你了。」

 「操谁?」

  「操我妈,身子下呻吟的。」

  「鸡巴真大,啊……」

  「早知道早就操你了。」

  「怎么不早点操?」

  「你怎么不勾引我?」

  「现在勾引了,你操你妈不?啊……」

  「操你。妈,我在操你逼。」

  「嗯……和我操逼。」

  「刚才还装。」

  「装了吗?不想让你操,能坐你身上?」

 「我硬吗?」

  「硬,妈骚吗?」

  「骚,我咋觉得我越来越硬了?」

  「因为妈给你加了一点料。」

 「啥?」

  「快使劲操我几下,对……啊……今晚你酒里有点春药。你爸以前买的。我
也吃了一点。」

  「我操,妈,原来你早有准备啊?但是,有必要吗?不给我吃,我也要吃了
你。」

  「哈哈,我也就试试行不行。来,咱给你爸戴绿帽。来,啊……你和妈操逼。」

  酒精加春药,大家试过吗?可能有人试过,但你试过酒精加春药再操自己亲
妈吗?那感觉,真是……幸亏我没心脏病,要不得让我妈祸害了。话说,我爸让
我迂回出击解决我妈。但姜确实是老的辣,搞了一晚,最后还是被我妈迂回出击
给套路了。

  第一次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反正当我爸打电话来的时候,嗯,他也喝多了,
我妈正非常妖娆地撅着屁股迎接我的第二次。啥姿势?后面自己看。我爸问我任
务完成的咋样,我抱着我妈的屁股一边轻轻抽插,一边说我解决的我妈可舒服,
一点毛病也没有啊,不管我硬给她灌输多少,她光知道被动哼哼了,一点反抗都
没有啊。我爸夸我厉害,让我再接再厉,明天别反复,他准备明天给我妈打电话。



  草草挂了老爸的电话,老妈又开始哼哼。

  「你可真实在,给妈硬灌输了一针管精液了,当妈的能不服帖?还能说啥?
嗯……插到底了。大鸡巴儿。」

  「一家人,还不实话实说,哪那么多事?话说,妈,你的逼以后可就是俺爷
俩的战壕了。」

  「一家人,谁操不是操?和自己儿多刺激啊。以后……啊……以后常亲近亲
近你妈。」

  「啥叫常亲近啊?咱俩不是平常也挺亲近吗?应该是常和你操逼才对。这不
是今晚急着让我找对象的时候了?」

  「对,和小说里写的一样,亲儿操亲妈真舒服。我是看看你到底找了没?没
找我就先替儿媳妇用用啊。」

  「我都28了,18的时候能操你多好?」

  「啊……反过来,压我身上。18的时候也想妈?」

  「16的时候就偷看过你的逼。」

  「妈这逼,给你准备了十年。来……操进来。」

  「真骚。不过,我喜欢,嘿嘿。」

  「知道吗?妈在家待了十多年年,再文静也能变骚,一闲下来,没事做,网
上东看看西看看的,慢慢就内骚了。啊……亲儿,再给妈来几下狠的。」

  「这辈子值了。能操了妈的逼。」

  「妈就一个儿,能被你操了,妈也值了。喜欢操你妈吗?」

  「喜欢。这就是乱伦。来,给儿说几声好听的,刺激的。」

  「嗯……嗯……妈爱上了乱伦。啊……妈喜欢和儿操逼。啊……你想操妈了,
就插上门关上窗帘,妈随时给你露出大屁股。啊……你随时可以把妈按住,随时
可以操进来。啊……越来越快了。」

  「行,妈,那以后……哦……没人的时候我就直接对你表白了。」

  「我要高潮……一起啊……一起。表白啥?」

  「直接跟你说想操妈。别夹这么紧,还没过瘾,不行,要射。」

  「快射,快点,我高潮了。把你精液通过你大鸡巴射妈逼里。啊……射我,
射你妈,快……我是你妈,你鸡巴插着妈的逼,咋不给我精液?」

  「不行了,射了……啊……」

  「亲儿啊,啊……烫死我了。啊,亲儿的精液啊……」

  嗯,终于知道老爸为啥腰不好了。不过,太刺激了。老妈睡的很沉,从窗帘
透进来的微弱的光,照在老妈白白大大的屁股上,格外妖娆。我给我妈盖被子的
时候还在想,这病毒要是再不走,到年底中国得多生好多人吧?得有很多家庭成
员间藏在心中的各种幻想会突破吧?原来乱伦就这么简单?这也够意外的。

                 完


[ 本帖最后由 荆棘之恋 于 2020-2-27 17:2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荆棘之恋 金币 +8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2020-2-5 17:28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1
TOP

太直接了来点引子讲讲循序渐进好不好啊。直接做腿上就开始了

TOP

这发展的有点迅速啊,撩着撩着就干上了,真是骚妈啊。

TOP

这个风格和《年后的母子突破》好像,是不是同一个作者?之前那本写的老刺激了,另外现在刘备也紧跟时事,不过进展的确太快

TOP

原来寻思发展太快了,结果是妈妈蓄谋已久啊,文笔不错,构思也好。

TOP

这应该就是写《年后的母子突破的》原作者写的,你没注意这是转帖吗?
引用:
原帖由 wkccav 于 2020-2-1 22:19 发表
这个风格和《年后的母子突破》好像,是不是同一个作者?之前那本写的老刺激了,另外现在刘备也紧跟时事,不过进展的确太快

TOP

回复 3楼 的帖子

不是我没在SIS发,连续两年了,每次在SIS发帖子都跳转到一个空白页面上,所以近两年在SIS上一篇帖子都没有发。也曾给某位版主发过信,但是没收到回音……感谢楼主的转帖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荆棘之恋 金币 +8 没试过换浏览器吗? 2020-2-5 17:28

TOP

这种对话风格的性描写还是很别致的!套路反转的也很流畅!好文!稍显粗糙。

TOP

这种对话风格的性描写还是很别致的!套路反转的也很流畅!好文!稍显粗糙。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8 19:48